从聘任心理专家格兰奇,到从其它项目和领域汲取营养,再到对症下药的专项练习,本届世界杯英格兰的每一场比赛,似乎都能从前期的精细准备中得到回报。世界杯历史上第一场点球大战的胜利,仅仅是看到这个纪录,就已经足够治愈了。比赛完场后,上百名英格兰球迷久久地留在南看台,他们等待了重新来到球场的本队球员,以及再次向他们致谢的索思盖特。

Skinhead作为一种文化符号在电影里出现的时候总是涉及到和政治有关的种族主义和暴力行为,是一个臭名昭著和备受争议的群体。

在上一场对阵突尼斯的比赛中,英格兰凭借着哈里·凯恩的绝杀进球,以2比1击败对手收获了本届世界被的首场胜利。今晚他们将对阵巴拿马队,三狮军团还会将快乐足球进行到底吗?

这个夜晚,胜利的机会从索斯盖特的指间溜走,克罗地亚拥有大赛所需要的坚强心态,而这正是英格兰队所缺乏的东西。

这是一个关于英国Skinhead群体的故事。1983年的英国,正处于一个动荡时期。12岁的叛逆少年肖恩在放学回家的路上遇到了一群Skins,在同他们大打出手后肖恩也成为了他们中的一员。令肖恩恩没有想到的是,这些人竟成为他日后最好的朋友甚至亲如一家人。他们一起,在一个灰色的年代里分享自己的成长和喜怒哀乐。

同样来自欧洲的两个国家瑞典和瑞士在1/8决赛相遇。虽然缺少大牌球星,但更加依靠整体的两支球队在比赛中不乏亮点。

但谁都没想到,4天后在温布利,半决赛,当英格兰再一次面对德国时,他们的点球梦魇竟然重新回来了,而且这一次,足足缠绕了他们22年。

1996年欧锦赛1/4决赛,面对西班牙,英格兰取得了在今夜之前唯一一场点球战胜利,皮尔斯第三个出场,将球狠狠的射入了大门。进球后,他的高声怒吼,成为那届比赛的经典画面之一。

Shane的成长经历折射了成长的残忍,可是青春除了虚度和挥霍,还能找到什么更好的精神寄托呢?

英格兰迎战鱼腩圣马力诺,比鲁尼能否打破查尔顿 保持的国家队进球纪录更令三狮球迷关注的是,在巅峰已过的红魔10号之后,还有谁能继续为三狮军团摧城拔寨。对于英格兰本土球员来说,这的确是一个令人又爱又恨的时代。汹涌而来的英超外援潮正在剥夺坐地户们的工作机会,但拥有斗犬精神的英格兰球员不会轻易就范。在英超球队纷纷折戟欧战、舰队街万马齐喑的时刻,破茧而出的几位英格兰年轻前锋用持续一整季的高光表现,为三狮拥趸带来了信心和希望。

上半场两队互有攻守但始终没有攻破对方的大门。僵局直到下半场66分钟被打破!托伊沃宁在大禁区左侧得球横敲,福斯贝里带球稍作调整的射门击中阿坎吉发生折射,瑞士门将佐默扑救不及,1-0!

此后瑞士队大举压上,但都无功而返,1-0的比分被保持到了最后,瑞典队凭借着性价比极高的1-0挺进八强!

作为世界杯和欧锦赛“双料”点球最差队伍,这一刻对于英格兰的意义,甚至不亚于1966年捧起雷米特杯吧!

就在英格兰年轻前锋起势之际,英足总适时地抛出了一纸新政,“FIFA排名50开外的非欧盟国家的球员将无缘英超赛场”,本土前锋的黄金时代或许已经来临。在电视转播合同拍出天价、商业赞助费用水涨船高的背景下,英足总的这一做法无疑会给联赛收视率和整体竞争力带来负面影响,以亚洲富豪为首的投资者们的积极性不可避免地将受到打击,英超的可持续发展也将打上问号。

可以想象,决赛以克罗地亚队员连续踢了三场加时的体能和目前的伤病情况,建议法国队少上一个人跟他们踢才比较公平,也是对他们顽强拼搏的奖励。

但在痛苦之余,英格兰球迷很满意。赛后,他们在看台上唱起了英国国民乐队绿洲乐队的歌曲:《Don't look back in anger》(莫为往事懊恼)。

那些黄色身影产出的聒噪声,就像是命运奏响的招魂曲,在点球大战进入高潮。其实,从赛前地铁站到赛中绿茵场,拥有整届赛事门票还不及哥伦比亚球迷一半的英格兰人,就是鲜有瞩目的存在,终于来到莫斯科的红白色身影,根本无法用助威声与南美人抗衡。接管,统治,碾压,哥伦比亚人让斯巴达克竞技场穿越成了千里之外的巴兰基亚。

英格兰噩梦般的点球战历史,一切始于他们的宿敌德国。1990年世界杯半决赛,英格兰首度在大赛中进入点球大战,但皮尔斯在第4轮的射失,最终导致了他们败在西德人脚下。这位诺丁汉森林左后卫直到6年后才从噩梦中苏醒过来。

很伤心,但大家都已经做得很好了,值得我们骄傲。你们可以抬起头来,这支年轻的球队有光明的未来。

作为首发于1996年5月20日的经典歌曲,由The Lightning Seeds创作的《三狮军团》,在比赛前不出意外地带起了英格兰球迷的歌声:“回家了,回家了,足球回家了,就算有30年的伤痛,也无法阻止我们继续追梦……”

“当球飞入网底的瞬间,我差点哭了出来。”赛后皮尔斯接受采访时哽咽住了,对于这位硬汉来说,他终于摆脱了梦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