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协调这件事情,蒲城县公安局、卫计局、县医患纠纷调解处、医院、男女双方所在地陈庄镇政府、苏坊镇政府、封村、四补村的领导及死者家属约十余人在医院对面岳宇宾馆协商。在协商过程中,院方说病人死亡与医院没有责任,家属要说法,要赔偿,可以走司法程序。

入住后医生徐谭说要溶栓,可又说溶栓药尿激酶很缺。我们不明白他什么意思,苦苦哀求。我父亲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为了哀求他给药,拉着徐谭的手说,医者仁也,救救病人吧。哀求无果,家属到处打听溶栓药尿激酶。医生看家属到处打听药,就对家属说找到两三支,叫护士李丽下楼去拿。结果护士李丽一去不回。下午家属多次要求溶栓,医生徐谭都借口不予溶栓,当日别的心梗病人入院都很快就溶栓了,为什么我母亲就没有药呢?

2018年3月30日,新化县曹家镇川石中学曹太文老师,因胃出血在人民医院治疗时突然死亡。

这时,医生除了“提供解除临终痛苦和不适症状的办法”外,还会向患者家属提出多项建议和要求:

2014年7月31日,信阳市浉河区人民法院委托湖北同济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出具法医学鉴定意见书,民事判决书判决认定信阳市中心医院部分化验没做,在医疗过程中存在告知不足、溶栓治疗不及时之医疗过错,孙立红的死亡与医院没有采取准确、及时的医疗行为之间存在因果关系,故被告信阳市中心医院应承担与其过错程度相适应的损害赔偿责任(http://wenshu.court.gov.cn/content/content?DocID=6b3c9d14-08eb-4961-8765-a215b7172ca4&KeyWord=2013信浉民初字第626号)。

当医生询问“是否采取抢救措施”时,家属们往往会立马说:“是。”于是患者的噩梦开始了。

民事诉讼一直快要结束的时候,咨询多位专家,才逐步发现医院远不是没有给我母亲溶栓那么简单。在我母亲住院期间很多该做的化验检查,医嘱下了,却都没有做。二十日当天应该做的化验都没有做,到21日才做,多张化验单日期上都有修改,而且留下明显的痕迹(报告日期竟然早于送检时间),更滑稽的是我母亲21日下午5点多已经去世,化验单的送检时间是夜里10点。

患者死亡后,我院医务人员与患者家属一起进行封存输液瓶及药物等,在家属强烈要求下封存袋交由家属保管,同时又一起复印并封存了病历,随后家属要求医院给予解释,我院由医务科组织科室医务人员向家属进行了详细的解释工作。于当日晚上21:00左右,由医院负责医疗纠纷处理工作的院领导组织家属及死者单位领导与医务人员,再次进行了长达3小时的面对面沟通:

在那些癌症病人的最后时刻,刘端祺经常听到各种抱怨:“我只有初中文化,现在才琢磨过来,原来这说明书上的有效率不是治愈率。为治病卖了房,现在还是住原来的房子,可房主不是我了,每月都给人家交房租……”

悲剧!重病婴儿在墨尔本医院内苦等2小时无人施救,最终因病情恶化死亡,涉事医院承诺进行内部审查。

据了解,张更生的母亲2013年在信阳市中心医院过世,家属认为医院存在严重的过错!5年时间里,儿子张更生一直在奔走相告,为母亲讨回公道,一直从未放弃过!五年的坚持,希望正义能够到来!将持续关注此事!

还有病人说:“就像电视剧,每一集演完,都告诉我们,不要走开,下一集更精彩。但直到最后一集我们才知道,尽管主角很想活,但还是死了。”

晚期肿瘤扩散广,转移灶往往开不干净,结果在手术打击之下,肿瘤自带的免疫系统受到刺激,导致它们启动更强烈的反扑,所以晚期胃癌患者在术后几乎都活不过一年。”

当时,一名医生正好路过,看到受害女子倒地,腹部在流血,叫来医院保安人员,将受伤女子用担架送到急诊室抢救。医生诊断,刘洁致命伤主要在心脏和脾脏。

英国建立了不少缓和医疗机构或病房,当患者所罹患的疾病已经无法治愈时,缓和医疗的人性化照顾被视为理所当然的基本人权。

编者按:本文在世俗的角度剖析了病人临终的凄惨状况,非常让人触目惊心。从而提出了人生需要提前养生的观点。然而,再如何养生,身体各器官终究会坏灭,临终各种紧急救助,导致病人感官承受巨大痛苦的惨状仍然难以避免。但在佛门,通过佛法的临终助念和中阴救度等方法,无数病人得以平静安详的离世,常出现有违常识例如面色红润、身体柔软,胸口、面部或头顶发热等医学现象,甚至火化后显现彩色遗骨、家属梦境出现殊胜异象等等,预示着去世之人的离去得到了妥善的安置,甚至成为一件值得欣慰和庆祝的事。有心的读者不妨浏览文章底部的内容一睹为快。

我母亲孙立红,2013年1月20日早突发胸痛,第一时间即送往信阳市中心医院急诊,急诊立即心电图诊断,确诊为急性心肌梗死,送往心内科重症监护室。重症监护室护士李丽以没有床位为由对我们大吼大叫,拒绝接收病人。家属争吵无果,又苦苦哀求才加床入住(而同日下午又有一位病人加床入住,说明完全可以加床入住)。

但令人没想到的是,这一等就足足等了2个小时!随后,医院其他科室的医生对这名婴儿进行了治疗。

肺部感染,凶险得一塌糊涂,直送ICU。当天就做了插管,但是血氧还是上不去,第二天直接做了气管切开术。

当日,记者来到商都县医院办公室了解情况。“医院建议对死者做尸检,但家属不同意。”一位冯姓的工作人员表示。

医院的负责人说,这只狗狗很乖,它没有试图闯进过医院,只是在门口默默等着,因为它坚信,主人就在里面,不会抛弃它不管。

他用最少的药物和治疗来控制病情,然后将精力放在了享受最后的时光上,余下的日子过得非常快乐。

昨天白血病女孩罗一笑网络捐款事件引发全民热议。掌门1对1一位员工去年经历过类似状况,他把自己的经历和想法写成一篇文,或许从他的文字中,我们能看到不同的声音。

养生不是老年人的事,不是有钱人的事,不是未来的事,是现在的事,是每个人的事。如果不养生,你将来的下场可能跟他们一样凄惨无比。

ICU的医生无法跟我说这个感染多久能控制住,有人2-3天就搞定出去了,有人呆了30天以上还在昏迷中,那就是25万以上的现金。

中国公益事业到现在都还没有发展起来,这种诈捐事件一次次地挥霍和伤害公众的善心和善款。公益捐赠,还是要通过专业的公益组织,这样可以最大化地实现善款的规范使用,使更多人受助者受益。

如果他能表达,他愿意要这十天吗?这十天里,他没有享受任何生命的权力,生命的意义何在?让一个人这样多活十天,就证明我们很爱很爱他吗?我们的爱,就这样肤浅吗?

过了有三四十分钟,李院长出来给家属说,人没有抢救过来。说完准备离开,我就挡住了李院长、一个大夫和另一个人,不让他们走,说人还在那儿,你们就想走。他们也没说话,一直在打电话,其他医生陆陆续续离开。李院长说让到医生办公室说事,我给院方要病历,拖了三个小时才把病历拿来,医院找派出所把病历封存,我给病历拍了照。我要求医院来人把尸体转到太平间,后来才把尸体转到医院的废弃医疗杂物间,医院说这就是他们的太平间。

在奄奄一息的病人身上,被东开一刀,西开一刀,身上插满各种各样的管子后,被挂在维持生命的机器上……

赔偿金额只是数字,我们去法院不是为了钱,只想还母亲一个公道,把一些无良无德的医护人员清除医疗队伍,以免有更多的人无辜送命。为此,我们至今没有领取赔偿金。两年多来不断奔波,就是要追究医护人员的刑事责任,严惩杀人凶手。

其实看到综合征这三个字,有经验的人应该都明白,除了是特别出名的、有特效药的,其余基本就是非常非常难治的病,一般治不好。

“就是先把大山(肿瘤主体)搬掉,再用化疗放疗把周围小土块清理掉。”这种治疗观念已深植于全国大小医院,“其实开刀不但没用,还会起反作用。

《每日邮报》报道称,一名墨尔本女子带着自己的孩子前往The Sunshine Hospital看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