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上一代的人来说,印度电影影响很深,50年前他们看得是《流浪者》,30年前看得是《血洗鳄鱼仇》。

看海报和片名你也应该能猜出来,这是讲一个大叔和萝莉的故事,一般来说这种类型都满足几个条件:大叔要很二,小萝莉要很萌,这两条这部电影都完美满足,大叔的二和萝莉的萌都是洪荒级别的。

从电影明星知名度来说,印度除了阿米尔·汗,还有沙鲁克·汗、萨尔曼·汗等一众“汗字辈”和戴夫·帕特尔、伊尔凡·可汗等这样国际知名的男明星以及安努舒卡·莎玛、阿辛、卡琳娜·卡普、朴雅卡·乔普拉等美女明星。

妻子究竟有没有消失?发生的一切到底是不是妻子“死而复生”后复仇呢?花心丈夫不安的心里是否藏着“阴谋”?一系列疑问将在影片中被剥丝抽茧得到解答。

国内引进的第八部阿米尔·汗电影,票房累计高达12.95亿人民币,真正的迄今为止印度电影在中国的最高票房纪录(之前非英语片的引进片纪录保持者貌似是日本动画《你的名字》5.66亿)。由此,阿米尔·汗正式成为众人皆知的印度巨星,影迷管他叫“米叔”。

在2011年时,电影市场总产值为131亿,正处于刚刚开始蓬勃发展的时期,在此大环境下,《三傻》在当年取得1300多万票房成绩,也算出彩了。

题外话:后来统领宝莱坞的“宝莱坞三汗”——阿米尔·汗、萨尔曼·汗、沙鲁克·汗都是1965年生人,分别于1988、1989、1992年出道。

仇恨的种子深深的埋入了阿尔蒂的胸膛,通过整容手术,阿尔蒂摇身一变成为了性感名模,她回到了桑杰的身边,而此时的桑杰并未认出阿尔蒂的真实身份,就这样,复仇开始了。

在如此密集的市场攻势之下,观众对于印度电影的接受度到底如何?印度电影的市场前景几何?对此,一起拍电影(ID:yiqipaidianying)就印度电影进行了一次观众调查,试图探讨观众喜好和电影口碑、票房之间的联系。

这是由香港配音公司译制的印度影片,配音听起来有种看TVB电视剧的感觉,不过仍然是由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公司负责发行。

国内引进的第七部阿米尔·汗电影,累计票房1.18亿。少有的外星人题材的印度电影,同时又涉及宗教题材,让人们意识到印度电影题材上的大胆程度。

第一就是冲突。一个巴基斯坦的女孩,到了一个印度宗教的家庭中,这两个国家经过印巴分治基本是水火不容了好多年,一个像天使一般的生命置身于这样的政治夹缝中,该当如何呢?

面对印度电影,小微想说,我们的电影工作者太缺少用电影提出质疑的勇气了。尤其是在观众的观影品味越来越提高的现在,我们需要的除了振奋人心的《红海行动》,还需要更多的《嘉年华》、《暴裂无声》、《天注定》。

下面小程序店铺里有详情,产品这两天刚刚首发,还是热乎的。套装和单品都有,大家按需要买。(提醒:点开默认是替换刷头,不要选错)

那么,你想知道中国内地院线总共公映过多少部印度电影吗?我刚做了统计,其实阿米尔·汗的电影就已经公映过九部了。

好男人总是相似的,渣男却各有各渣法,直男癌、人品坏、感情不忠、使得女性们在他们身边受到一次次的伤害,因此以上介绍的影片中,女主之所以使出各种残忍手段报复渣男也令人不足为奇了。借用影片《消失的妻子》中的一句台词,“婚姻就是一场演出。谁演的更投入就意味着付出了更多的感情。”

《两头牛的故事》公映后,因为当时不断升级的中印边界争端,印度电影在1962年开始出现断档,此后18年间没有印度电影上映。

80年代中后期,印度电影业进入步履艰辛的时期,虽然电影业仍然规模庞大,年产量仍居世界之首,但名声却在世界影坛中一落千丈,观众减少,票房降低,只有5%的国产影片获利。80年代末,由于一些片的票房失利,印度电影人发现歌舞的顺序阻碍了叙事的节奏,开始加以改良。

在一起拍电影(ID:yiqipaidianying)整理的印度电影票房top10(2011—2018)中可见一斑。

影片场景华丽,歌舞精彩,表演上深受卓别林的“流浪汉查理”的影响。在中国上映时分上、下两集,让国内观众首次领略到印度电影的歌舞特色,剧情无论发展到什么地方,总能唱跳起来。它很少有为歌舞场面专门设计的场景,通常是在同一时刻的场景地现场发挥。插曲《拉兹之歌》更是风靡全国,现在还有很多上了年纪的人会唱:“阿巴拉古,啊…阿巴拉古,啊…”

本片被提名英国独立电影奖最佳外国独立制片电影,并获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电影节最佳剧本、最佳电影及最受观众喜爱影片奖。

我们对于印度电影最大的印象可能就是——一言不合就跳舞。连丹尼•博伊尔这种大导演涉及到印度题材都不能免俗,《贫民窟里的百万富翁》这么严肃的电影后面也得欢天喜地的来上一段,好像我还没见过不载歌载舞的印度片,这真是民族血液里天生带的东西,而且风格完全是独一无二的,也不像街舞也不像现代舞,完全是另起炉灶重开张的路数。西方文化席卷全球,但好像印度人天生自带金钟罩,你爱咋拍咋拍,我就拍我的。

这大概也是大家对印度影片趋之若鹜的原因所在。如此,也就有了当下的这股印度电影上映热潮。

前两天还有同学留言说能不能做一期印度电影的专题,视频节目稍后再说,今天先热热身,随便聊聊,然后推荐一部印度电影。

印度电影行进至80年代,舞蹈开始趋向国际化。尤其西方的迪斯科大行其道,印度电影也顺应潮流,将印度舞与迪斯科结合。尽管《迪斯科舞星》的故事比较蠢,情节也被歌舞拖慢了许多,但整体观赏性一流。

早期印度电影中的舞蹈主要沿袭印度古典舞风格,如卡萨克舞或民间舞。到50年代时,已经形成自身的一套规律,几乎部部电影都有至少五六支歌或舞,除了男女主角,可能还会有一个破坏者和若干丑角。

这部影片是翻拍自托尼·斯科特1990年执导的美国片《蝶恋花》(Revenge) ,女主角玛德胡瑞·迪克西特也是宝莱坞头号女星。

算来这已经是今年上映的第六部印度电影。自从去年《摔跤吧!爸爸》一举拿下近13亿票房以来,印度电影一时成为国内电影市场新宠,今年热度依旧。

《大篷车》的歌舞场面大都发生在旅途中,有三段歌舞相当精彩,莫汉在公路上开车唱起《走在爱情的旅途上》,还有苏妮塔被推上台前表演等,都是有别于《流浪者》的。

1978年,一部名为《我唾弃你的坟墓》的小成本影片被拍摄出来,在美国小范围上映,在全世界被禁。全球“十大禁片”之一,该部电影是2010年的翻拍,无论在清晰度上和情节上都处理的很好。该剧讲述美女作家珍妮弗来到宁静的郊外静心写作,当地几名青年的邪念,实则伺机强暴了她,作家进行有预谋的复仇的故事。

今天推荐这一部——《小萝莉的猴神大叔》,可能不少同学都看过了,我刚看的时候觉得这是个什么鬼名字。

后来又迷上了骑马,并成为了出色的骑手和马球选手,也正因为这个共同的爱好,让她邂逅了未来的老公,印度斋浦尔土邦国的君主萨瓦·辛格。

这一时期,引进国内的印度电影开始类型多样化,《复仇的火焰》就是一部典型的警匪片,情节跌宕起伏,据说是宝莱坞影史上最卖座的本土片,有1.3亿人次观看,这项纪录直到2017年的《巴霍巴利王:下集》才终被打破。因为时长原因,《复仇的火焰》在中国也是分为上、下两集公映的。

以作品来说,印度有《阿育王》、《我的名字叫可汗》、《巴霍巴利王》等大片,也有《印度超人》、《宝莱坞机器人之恋》、《天使战将》这样的科幻电影,更有《印式英语》、《萨尔玛》、《日出》、《洗衣坊》等触及现实、远离歌舞的电影,在类型上早已改变了歌舞片“一枝独秀”的状态。

在此次调查中,有67%的受访观众表示,题材是印度电影最吸引人的地方;排在第二位的则是剧情,占比为62%。而在国内最具知名度的印度演员阿米尔·汗也以46%的占比排在第三位。换句话说,这些都是当下驱使观众去影院观看印度电影的的主要动力。

从统计数据来看,大体上票房和观众喜好还是呈现正相关的。值得一提的是,在观众中认知度最高的《三傻大闹宝莱坞》,在票房榜上只排在了第九位,1398万的票房成绩放到如今的电影市场上也并不亮眼。

一场足球的胜利和几部电影的热映带来的也仅仅只是“惊呼”而已,惊呼之后,我们依然不屑这些以体育和电影为象征的崛起中的国家,依然我行我素,依然自大却非自信,直到下面一个又一个的“惊呼”的到来。

《两亩地》是最早进入中国的印度电影,曾提名第7届戛纳金棕榈,讲述孟加拉邦贫困的农民为寻求生存而斗争的故事。1979年又复映过。

一心为报父仇手刃屠夫舅舅的平民英雄电影,扛着鳄鱼去报仇给那时的观众留下了难忘的记忆。2016年推出了重拍版《死丘往事》,动作特技有了质的飞跃。

当然,《摔跤吧!爸爸》让国内片商看到了印度电影的巨大潜力。在此之下,印度影片的引进成本自然是水涨船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