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两场由经典947精选的音乐会:2016辰山草地广播音乐节“世界音乐之夜”以及星期广播音乐会“馨忆民族室内乐团专场”,这两场音乐会一经上线,立刻被葡萄牙广播电视公司以及英国广播公司(BBC)三台选中播出。

第三钢琴协奏曲(Rachmaninoff Piano Concerto No. 3 in D minor, Op. 30) ,即d小调第三钢琴协奏曲,作品号Op.30,作于1908—1909年,1910年11月28日由拉赫玛尼诺夫自己主奏钢琴首演,呈献给钢琴家约瑟夫·霍夫曼 (Josef Hofman,1876—1957)。而我们大多数人今天对这部协奏曲的认识大概源自于电影《Shine》。第三钢琴协奏曲是始终围绕着电影故事情节的主题音乐。这是让人思考的音乐,这是鼓舞人奋进的音乐,这是上帝的音乐。当然这也是悲惨的过去,无奈的现实,美好的憧憬。

1957年,年轻漂亮的女钢琴家玛尔塔·阿格里奇在几周之内,连续夺得了意大利和瑞士两个国际钢琴大赛的冠军,引起轰动,当时阿格里奇只有16岁。

在我看来,这个天赋异秉的故事像一个隐喻,注定了阿姐在此后七十多年的音乐旅程中,一直在不断寻找和复制那个小男孩,让他频繁现身,提出挑战,自己再欣然应战,如此反反复复,永不厌倦。这个小男孩是斯卡拉穆扎、古尔达、马加洛夫、米开兰杰利、霍洛维茨、阿斯肯纳瑟、内尔森·弗莱雷、傅聪、陈亮声、迪图瓦、科瓦切维奇、贝罗夫、拉宾诺维奇、麦斯基、克莱默、波格雷里奇以及基辛。只有如此理解,你才可能明白阿格里奇为何可以无惧任何大赛,却一次又一次地在演出前发抖退缩甚至罢演;也只有如此理解,你才能相信一个怀揣着音乐绝技的小女孩,在趟过千山万水历尽千辛万苦之后,在盈盈乌丝变满头白发之后,依然初心未泯,毫发无损。也唯有从这个角度,你才能明白她与这个世界的关系———出生于1941年的她,一边用天才的金钥匙启开音乐殿堂之门,一边用自己迷人的性情和强悍的生命力颠倒众生,像女巫变魔法一样,将20世纪的音乐大师们一个个变为生命背景。

快板,2/2拍子。全曲充满了热情,是由一小节4个三连音齐奏形成的动机反复来发展的曲子。乐曲在10小节之后,有降b小调经f小调、降D大调至降B大调等转调。

她的美是鲜活的,让我们从中惊叹钢琴艺术的美轮美奂。及至年龄增加,越来越彰显出她无可替代的钢琴大阿姐地位与天才的艺术气质。

甚快板,6/8拍子。这是一首轻快的乐曲,有浓厚的肖邦风格。乐曲在两小节的序奏后,第3小节起为4小节一组的乐句,在中段旋律一时转为升g小调。

也许阿格里奇身上有一种魔法,可以让自己的手艺永葆青春。奥利维耶·贝拉米为她写的传记就叫《童子与魔法》,来自阿姐最喜欢的作曲家拉威尔的同名音乐作品,贝拉米认为,这个标题很好地概括了阿姐的一生:年幼时就超级成熟,可是到老都保持了一颗不灭的童心。而所谓魔法,指的是她与钢琴的神奇关系。《童子与魔法》原本为一出儿童独幕歌剧,讲述一个顽童与魔咒的故事。阿格里奇的故事,一开始就是童子与魔法的翻版。

展望2018年的工作,经典947计划定期在欧广联的平台上传送中国的音乐作品和优秀乐团、艺术家的音乐会,为中国声音走出去添砖加瓦尽绵薄之力,让世界各国听众能经常听到来自中国的声音。

此次集中呈现的不仅是中国交响乐界的演奏实力,更精心选择了四位中国作曲家的作品,他们是中国作曲家在不同年龄层的代表:朱践耳、叶小纲、谭盾、龚天鹏。除此以外,我们还特别选择了星广会“翁斯贝与上音翁镇发笙乐团”音乐会进行上传,传统民乐与西方经典的交融将会给欧洲听众带来全新听感。

更重要的是,经典947作为中国内地第一家古典音乐电台,从未忘记推广中国音乐、传播中国声音的重任,与“引进来”同样重要的是“走出去”,在经典947频率的不懈努力下,经过国内的优秀交响乐团和顶尖艺术家慷慨授权,上传计划也在稳步开展。通过欧广联的平台,经典947把中国声音迅速发送到欧洲同行手中,并由他们挑选进行播出。

很快的快板,3/8拍子。乐曲开始处出现的华丽动机贯穿全曲,做种种和声上的处理,编织成绚丽的旋律。

时间倒回10年前,阿姐64岁,她在东京举办一场纪念恩师古尔达的音乐会。依然不是独奏音乐会———42岁后她就拒绝独奏———这次跟她合作的都是丰神俊美的青年音乐家,古尔达的两个钢琴家儿子Paul和Rico,法国小提琴家雷诺·卡普松和他的大提琴家弟弟戈蒂埃,指挥家克里斯蒂安·阿明。怎么说呢,你感觉不到那是一个老人和一群年轻人的对话,而是1个天才少女和5个天才男孩的嬉戏和舞蹈。在音乐里,性别、年龄、阅历和距离神奇地消失了,阿格里奇依然是美的,让人想到巴伦博伊姆说的,像一幅没有画框的画。这种感受,乐评家马慧元的几句评点特别到位:“真要感谢古典音乐,容忍天才加上美妙的手艺在一个人身上锤炼几十年,其间还耐心地等待一个女人丧失青春的容貌后,靠力量杀回舞台。其实,跟天才相比,人人都有的青春是多么廉价。”

缓板,2/2拍子。在忧郁重重的和弦上,短小的主题反复了四次,但每次反复都有不同的处理。乐曲的调性转换非常频繁,最后回到主调。

前奏曲是一种短小的乐曲,通常是一首较长作品的前奏。但肖邦的前奏曲并不是这种前奏的概念,他的每一首前奏曲都是一幅完整的图画或印象。肖邦自幼体弱多病,他27岁时,由于肺病缠身,朋友们陪伴他去地中海的梅杰凯岛上去疗养。在那里,肖邦获得灵感,创作了这24首前奏曲。

临近年底,欧广联的同事们热情地向我们发出邀请,希望能在春节期间向欧广联成员提供中国的音乐现场。时间有限,我们迅速和国内各个乐团进行联系,在短时间内商定了四套节目,这些音乐会首先将在12月每周日18:00的“947爱乐厅”节目中呈现,之后上传欧广联。这四场演出,分别由上海交响乐团、上海爱乐乐团、广州交响乐团、杭州爱乐乐团提供,他们在得知了我们的愿望后表示积极配合,很快组织了专门团队处理上传欧洲事宜。

多年来,阿格里奇凭借她超凡的音乐天赋和精湛的演奏技巧成为了世界瞩目的钢琴家,同时她的我行我素的个性,也受到了人们的关注。据说阿格里奇有一个习惯,就是每次上台演出前一定要用随身携带的镊子,拔掉前额上几根多余的头发才能找到感觉。有一次,演出马上就要开始了,可是阿格里奇找来找去也找不到镊子,结果她一气之下就取消了迫在眉睫的音乐会。

1829年,她在帕格尼尼面前演奏自己的作品波兰舞曲。1830年,她和父亲前往德累斯顿展开巡回演奏。1831年9月,克拉拉·舒曼前往德国各地及巴黎进行巡回演出,并在威麦尔为哥德演奏而获赠青铜牌。

在钢琴艺术上被称为祭司的,有“巴赫女祭司”罗莎琳·图雷克;另一位就是今年已过77岁生日的“音乐女大祭司”玛塔·阿格里奇。

更重要的是,经典947作为中国内地第一家古典音乐电台,从未忘记推广中国音乐、传播中国声音的重任,与“引进来”同样重要的是“走出去”,在经典947频率的不懈努力下,经过国内的优秀交响乐团和顶尖艺术家慷慨授权,我们的上传计划也在稳步开展。通过欧广联的平台,我们把中国声音迅速发送到欧洲同行手中,并由他们挑选进行播出。

《英雄波兰舞曲》降A大调,OP.53,作於1842年,钢琴曲,是肖邦所作16首波兰舞曲之一(亦是最为宏伟的一首)。这是一首充满战斗力量和英雄气概,以“英雄”而著名的波兰舞曲。

阿格里奇的演奏技巧非常高超,而她最厉害的一招就是“快”。阿格里奇不仅读谱快,视奏快,而且她手指的弹奏速度也非常快。比如阿格里奇在演奏李斯特的奏鸣曲时,左手的八个八度,她用不到一秒钟就弹奏完毕。据说阿格里奇的速度要比老牌的钢琴快手霍洛维兹还要快上一筹。虽然阿格里奇的钢琴独奏深受人们的欢迎,但是到了20世纪80年代之后,阿格里奇很少举办独奏会,而是把重心转向了重奏曲上。

阿格里奇从三岁开始学琴,进步神速,不过当时毕竟是小孩子,练琴的枯燥有时也会让她非常憎恨钢琴。在阿格里奇八岁的时候,她的演奏技巧已经达到了独奏的水平。1949年六月,阿格里奇和布宜诺斯艾利斯管弦乐团合作莫扎特的《第二十钢琴协奏曲》,结果一鸣惊人,甚至惊动了当时阿根廷的总统。

她从来不以女性钢琴家身份自居,也绝不以男性化钢琴家的形象演奏。她就是很自然地成为自己,正如有人描述她弹琴时拥有吉普赛人的绝技:绝对的自然。

很激动地,6/8拍子。可把这首前奏曲视为左手八度技巧的练习曲,左手八度的8小节主题以强音出现,中段为赋予坚强印象的降A大调部分。这里的单纯、直截的表现,令人惊叹。

富于热情的快板,6/8拍子。这首前奏曲有与肖邦的《革命练习曲》相近似的内容,但比其规模更大,更直截地表达出热情,其结构更是堂皇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