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常子的闭关之所为虚静阁,距离正殿颇远,待不言子赶到时,清静门的两位二代弟子已在门外等待了。一人身长九尺,筋骨坚实,犹如铁塔,五官较之常人都显得要大一号,在二代弟子中排行第四,道号无难子。另一人高近七尺,眉眼俊逸,几绺黑须,背挂长剑,行二,道号无别子。当年江湖盛传的“清静五子”,已在一门内外聚齐。

“啊!!!!!”天地之力猛然加大,逼出了沈唯春痛苦的尖叫。闷闷的,那是自己的叫声,天地连自己的声音都禁止传出去了。鲜血缓缓自唇角流出,沈唯春的背越发佝偻。无别子走了过来,凝视着沈唯春的双眼,道:“好女子,不怕死么?”沈唯春流出了眼泪。“再这么强撑,不过片刻,你便会死的。”

酒楼掌柜见客人似乎要闹事,急急忙忙赶了上来,便看到灵隐重重将书本拍在了餐桌上,那声闷响传出的力道,想来与大汉的愤怒一拍不遑多让,直看得掌柜牙疼复心疼,两腿战战,心中想上前劝,但凭他那胆子,是决计不敢的。掌柜只得哭丧着脸,远远站在楼梯口处,眼睁睁看着那张苦命的桌子,预见到它将在下一刻四分五裂。但木桌只是颤了几颤,竟仿佛完好无损。掌柜见着这意外之喜,心中一松,终于能分神来看看这两人究竟在争吵什么了。

“师弟!你在干什么!”灵竹一直跟着灵隐,见他这荒谬举止,又见四师叔大发雷霆,心中骇然,急忙迎了上去,巧妙地挡在了两人之间,同时要将灵隐拉回来。灵隐甩开了师兄的手,薄唇紧抿,随后生气道:“师兄!师叔要打,让他来打便是!可你为何拉我?你也觉得她……沈唯春错了吗?”

经无难子那一震,沈唯春不得不退进了清静四子的包围圈内。实在避无可避,女子高声叫道:“道门也玩这种复仇杀人以多欺少的把戏?”不言子双眼轻抬,枯唇翕动道:“除魔卫道。”沈唯春瞪了他一眼,撇嘴道:“好个除魔卫道!你倒是来说说看,我怎么就是魔了!”无难子早就急不可耐,当下喊道:“师兄,别和她废话!妖女,今日我等绝不饶你,休得垂死挣扎!”接着,便是与刚才相差无几的刚烈一拳。

这个叫文绣的女孩性子很刚烈。那时候溥仪喜欢的是皇后婉容,而且婉容呢又是名门出身,傲气的不行,她眼里容不得皇帝溥仪再有别的女人,所以跟文绣是水火不容。溥仪每每也站在婉容身边,两人合着伙一起欺负文绣。

作者简介:恩存,恩存文化创建者,经典文化热爱者,农民提升热心者,农村发展研究者,农业产业化参与者。骑过马、放过牛、种过地、当过兵、读过书。一个热衷于生态修复的践行者。

“嗯?”灵隐双眼睁大,说道:“当然无关。是师兄因公主的怪病下山,顺便带我来长见识的。”

躁动的沉寂里,不合时宜的话语声让人心中一惊,只见灵隐盯着女子斗篷下的脸,喃喃自语着。沈唯春抬眼看了看这小道士,答道:“对,我就是沈唯春。”灵隐脸颊发白,迟疑了片刻,方才答道:“原来你是这样的……”沈唯春朝他移了一步,仰首端详灵隐的样子,抿嘴道:“看得清么?再让你看仔细些。”灵隐愣了一瞬,随即疯了一般向后飞退,双掌虚握道:“你干什么!休得碰我!”

梁姑奋不顾身地冲进屋子里,想先把哥哥的孩子救出来,但是因为屋子里浓烟滚滚,根本分不清哪个孩子是自己的小侄儿,所以等她把孩子抱出来一看,却发现得救的是自己的儿子。

沈唯春笑了起来,对着灵隐道:“别听你师父的了。这道门里,全是将自己当做神的人,目中无人,想的全是自己,无聊,可笑!来姐姐这里,保管让你真正知道做人的快乐。”

“师父,这两人很厉害么?”灵隐问道。无常子摇了摇头,似乎不愿回答。灵隐不明所以,还要开口,灵竹急忙上前拽住他的衣角,将其阻止。无常子沉思片刻,对不言子道:“大师兄,事已至此,若要不惊动师门长辈,我等非开弱水剑阵不可。门中晚辈乃是本门之命脉,绝不可毁于狂人淫女之手。”说罢,他苦涩一笑:“袭明……”不言子看了灵竹二人一眼,道:“多说无益。”无别子摇摇头,抬步道:“走吧。”

灵隐见灵竹神色有异,撇嘴道:“你明明知道,为何不与我说?我瞧你脸都红了。”灵竹肤色本就白皙,闻言更是红了几分,口中讷讷,脚步却不知不觉慢了下来。他低声道:“你真不知道吗?闭关前门内师兄们都提过的啊。”灵隐悻悻道:“我与他们又不相熟。”

年轻人看着王武几人的方向,“嗤”了一声,蔑道:“装模作样。”“好了。”那黎寨主发话道。年轻人将头一低,自顾吃酒去了。灵隐看在眼里,问道:“那些人,很怕你们?”黎寨主微笑道:“怕是谈不上,不过是同道之间,互相给个面子罢了。”灵隐搔搔头,懒得深究,便说道:“还得多谢你们帮我说话,否则我可就惨了。”

如果你是长治人,那么恭喜您找到我们了,每天为您提供各种事件!请点击上面蓝色字体“长治事” 再点击“关注”即可成功加入!别犹豫了,关注吧!我们囊包括长治市内的各种大小事、身边事、潮流事、民生事、家长里短、衣食住行传承传统文化,让世界了解长治地区文化。

死人?他们似乎还没有明白过来,又好像证明了近二十年来的猜测。迷茫悔恨之际,便听到陆人饱含恶意的言语……

心灵上的执着,消除不了身体上的痛苦。沈唯春几乎要咬碎银牙,并不甚尖的指甲深深刺进了血肉里。“呵……”她忍不出吐出短短的一口气,这让她的头向下垂了一些,背部开始有些弯曲。

沈唯春究竟是什么样的,却无一人说得清。人们为她争执,却又对她不屑一顾;人人都要与她有过一段情,但一朝欢愉后,则必将其弃如敝履。纷纷扰扰,真真假假,这许多词句在清静门人的脑中反复涌出,直到百川入海,集中冲击到了眼前这女子的身上。

“我绝不会死。”耳中飘飘渺渺,眼前手掌离去,佳人音容犹存,笑貌仍在,人却已不见了。四位长辈脸色铁青,欲行又止,灵隐瘫在灵竹的臂弯里,双眼有如无为峰顶茫茫无际的云雾。

清静门举世闻名,不论是朝堂抑或江湖,都以结识清静门人为得意之事,因此,只要是出过山门的弟子,必定见过许许多多所谓的大人物。大人物的身边一定有美女,而且是世间罕见的美女。在年轻弟子心里,最让人憧憬的是普陀山的多难真人,花信之年的女子,高洁出尘,偏又平易亲切,男子见着她,必然口干舌燥,手脚发软;最讨人喜欢的当属峨眉祖师的闭门小弟子,十三四岁的姑娘家,却已是师叔辈的人物了,但仍是天真浪漫,剔透而不似凡胎;最让人敬畏的,则公认为当朝长公主,她自十五岁起,便自愿从军,至今已与异族交战近十年,她铁铸面具下的惊鸿一瞥,是所有敌人的噩梦和春梦;而最让人浮想联翩的,便是眼前的女子,天下第一淫女,沈唯春。

灵竹愣了一愣,灵隐却早已摊开了纸面,看到上面两行清俊的字:“三日后酉时,余将携沈唯春前来拜会,你我坦诚相待,当为妙事。陆人。”这莫名其妙的一句话,若非知晓陆人与沈唯春为何人者,绝不会明白此中的恶意。

沈唯春见二人如此,摊了摊手,不置可否。此时,听见远方传来陆人的大喝:“贱人,怎地还不脱?”弟子们全听见了,虽不知二人计划为何,但脑中的那些微妙心思,所猜必与之相差不远。他们的眼珠子瞬间爆出了精光,但立刻就深深收敛了起来。沈唯春将手抬到头顶处,好像就要掀开斗篷,弟子们想看却又不敢看,眼睛都不晓得要放哪才好,传来几声微弱的“住手”,但也不了了之。这妖女见众人如此,扑哧一笑,更让人心旌摇曳。

不言子四人难以脱身,三代弟子中有年长的,赶忙迎上前来,抽剑对着沈唯春就要出招。沈唯春笃定几人不会伤她似的,连瞥上一眼都吝惜,只是径直往前走,没有摇曳生姿,亦不像扶风弱柳,就这样平平常常地走了过来。果然,几名门人剑出一半,就再也挥不下去了。眼前的女子不像恶人,更没有一点恶意,再者,弟子们的双手从未染过血,便唯有无所适从道:“你、你别再靠近了。”沈唯春停步想了想,说道:“不行,我要是不听陆人的话,他会杀了我的。”她懊恼地摆摆手:“我打不过他。”于是也不管身边的人,直到离面前的年轻弟子不过两丈之远,方才停下。

如果你喜欢这个故事,欢迎转发朋友圈,和更多的小伙伴一起分享喔!置顶我们的公众号和小程序,每个故事都不会错过啦!

为了更好地交流与互动,想能与留言互动的朋友,请先关注公众号再留言,更多精彩会陆续发出。

有人说沈唯春的腰只堪一握,似乎稍稍用力便要断了。可一个自称与沈唯春曾历云雨的人又说,她的身体柔软得像条蛇,任你如何用力征伐,她都可以忍受。也有人一脸沉醉地告诉人们,沈唯春肤如凝脂,软如温玉,趴在她的身上,就能寻到传闻中的温柔乡。但更多人信誓旦旦地说,沈唯春在床上狂野得像个疯子,索求无度,不知吸干了多少精壮男儿。他们中有人最爱沈唯春的双唇,爱她吐气如兰,妙语连珠;有人爱沈唯春的双乳,那两点殷红之下,自己仿若婴孩;有人爱沈唯春的花门,言其吮之如蜜,曲径通幽;亦有人爱她的双足,盈盈堪握,触之销魂……

“师弟!”清静四子的余下三人都惊得呆了,疯也似地朝两人奔去。众弟子们根本反应不及,便只看着四师叔一只虎目即将触及沈唯春的双指,方才躲过摧花惨状的少年们,吊着一口气,再次紧紧闭上了眼睛。眼皮子合上,世界一片漆黑,听觉便会十分灵敏。外边声音纷杂,风声人声脚步声,但始终没有发生惨剧的惊呼声。什么都没发生吗?闭上眼的少年忍不住偷偷掀开一道小缝。然后他就放心地完全睁开了。很奇怪,刚才还贴身搏斗威胁的两人,现在已经分开。无难子除了看起来有些虚弱,却是安然无恙,反而是沈唯春,一副慌乱的模样,双手缩在胸前,两眼瞪得老大,还满是难以置信的神情。

不言子双眼微暝,唇颤不语,无难子魂不守舍,无别子更是思及袭明,流出几滴浊泪。无常子却不曾失态,一把残剑转了转,上前说道:“你不能走。”

灵隐看了看怀里的女人,软玉温香抱满怀,难得他不动一丝绮念。他疑惑道:“你在说什么?你当然是人啊。”沈唯春虚弱一笑,说道:“你不懂的。”她顿了顿,再道:“我发觉……你很像他。”

大殿前,似乎谁都忘了那个女人。沈唯春远远地站着,身后就是望不到底的云海。她看着打斗中的五人,又看了看那些或是围观长辈厮杀、或是呆呆看着自己的年轻弟子,似乎有些不耐,抑是站得累了,便毫无征兆地转过身子,望向那无边云海,轻轻抬起双臂,天地间游荡的风将斗篷吹得斜飞,带走她身上淡淡的女儿香气。风中仿佛能听见她的轻叹声,好像即将凭风而去的仙子,抒了对红尘的最后一丝不舍。她开口,声音有些颤抖,亦有些欢愉:“好大的风……”

无难子气势如此猛烈,几乎将沈唯春用以掩体的斗篷吹开。待她稳下脚步,其容颜已无所遮盖,甚至露出胸口的半抹丰盈。全场嘶声四起,随即争先恐后地消失,大家都是同门,在师长同道面前如此失态,实在令人羞惭。年轻的人们几乎都低下了头,不敢朝女子的羞处再看一眼。

不知想起了何事,沈唯春回头看了看打斗中的几人,大声问道:“陆人,你打得赢么?”那边打得热火朝天,看似毫不受影响。沈唯春“咯咯”一笑,摸摸下巴,点了点头。身边弟子看她举止怪异,不由疑道:“这人难道是个疯子?”

无常子身形移位,挡在沈唯春面前,怒喝道:“你犯下的罪还不够多吗?不堪之人,不堪之事,林林总总,大污众耳。我仅以两事罪你,且饶你一命,已是上天有好生之德,你敢不知足?”

要说在古代,丈夫休妻是一纸书的事儿。皇帝要是不喜欢哪个妃子了,直接将其打入冷宫即可。不过到了晚清民国年间,就有一个女人史无前例地打起了“离婚”官司。要说那个时候“离婚”这个词在中国还没出现过,听着都新鲜的要命,更何况,还是跟皇帝打的离婚官司,一时间那是闹得沸沸扬扬啊!

酉时已过半了,夕阳几近消失,金黄色的阳光经过云雾的层层剥离,到了大殿前,只剩下昏晦的光亮。见到沈唯春俏生生地立着,暗色的斗篷与周围险些要不分彼此。清静门人还在想着刚才的一连串奇事,迟迟缓不过神来。灵隐还盼着与沈唯春再说几句话,却见到迎面走来的师叔伯们无不面色阴沉,心里只觉不妙。联系到方才陆人的随意掰扯,本以为是乱人战心的下作手段,可照此看来,陆人之言必有来由。

灵隐此时心里着急,又是不服气,哪里听得见沈唯春再说了什么,只是要大喊大叫,却听见师父的声音传来:“灵隐,你认同此女,可是要背弃道门?……背弃我?”灵隐呆了呆,下意识回应道:“当然不……”无常子道:“既如此,你放下她,回来我这里。”“可是……”“没有可是。”“那若是我……”“若你非要认同她,那你我便不是同道,你我之缘分,也到此为止。”

沈唯春的强硬在清静四子的意料之外,传闻中的她向来无所忌惮,随心所欲至极,以色相事人对她而言是家常便饭,可对这道魔之分,竟也和求道之人一样,固执得像块石头。

阅读本文前,请您先点击上面的蓝色字体“戏苑乡音”,再点击“关注”,这样您就可以继续免费收到文章了。每天都有分享。完全是免费订阅,请放心关注!

师兄弟四人闻言,无疑是陈年伤疤又被狠狠翻开,心中又悲又怒,当年听闻的传言更是得到有力的佐证。恨恨看了沈唯春一眼,几人当即起身要继续与陆人拼杀。沈唯春总算动了一动,不过仅仅是将头一甩,偏向了无人的一边。

她应该不是疯子。在她面前,年轻的弟子们承担着无穷压力,便是门内最凶的四师叔祖大发雷霆,也不及此情此景之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