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梓良出生于姓胡的家庭,胡姓一家九口因生活困难把婴孩给予姓万夫妇领养,因而改为万姓,与现父母并无血缘关系,自幼在香港居住,属新界原居民。中学时在大埔的佛教大光中学就读,19岁考入香港丽的电视台艺员训练班,和刘松仁一样,万梓良是“亚视”培养的艺员,走红却在“无线”。

到台湾新浪潮有新一代的电影的观念进来之后,在很多该注意的事情上面还是有一个标准在,在电影学校学东西还是有一定的准则在的,什么东西是最好的,什么东西是违反规则的,会让观众无所适从,会让观众不舒服。

这给我一个很大的启示,就是原来我不能只在我知道的范围里面,我必须把眼光在放长远一点在放宽一点。所以跟蔡导接触,我就把自己调整成我必须要学更多的东西,但不一定跟蔡导有关系,是我跟我自己本身有关系,在增加自己、提升自己。后来我们不拍戏的时候,他走他的我走我的,我们彼此吸收不同的能量,装在一起时重新在融合建成。

1989年,因拍摄《大头仔》与恬妞交往,当时恬妞刚与前夫离婚,并且生了一个女儿,但万梓良却对她女儿视如己出,1992年两人在无线清水湾电视城举行盛大的婚礼,当晚的婚礼由无线老板邵逸夫爵士主持,周星驰、梅小蕙担任伴郎和伴娘,而无线电视艺员、管理几乎倾巢出动,整个婚礼过程更由无线电视作现场直播,当日万梓良向恬妞送上结婚戒指时发表爱的宣言“三个人一条命”(意指他与恬妞及恬妞的女儿),非常有震撼力。

值得一提是,万梓良还拍过一部经典三级片《唐朝豪放女》,那时的他尚未发福,眉宇之间英武逼人,他和夏文汐在片中有多场激情戏,尺度相当大。

因为我不会直接这样copy过来,我希望这个东西是我吃下来了消化了,进到我脑袋里变成我自己的元素,不是这样的话这个东西我不会用。

随后,万梓良又邀请周星驰出演电影《捕风汉子》,同时还跟周星驰合作《他来自江湖》,对周星驰的提携可谓是不遗余力,为了感激万梓良的提携之恩,周星驰在筹拍《喜剧之王》时,为万梓良量身度做了男配角“卧底”,结果因为周星驰临时改了拍摄时间,他的马仔田启文忘记通知万梓良,导致万梓良一怒之甩手走人~~

那后来机会变得越来越多,大家也都可以随时掌机,现在就是这样子的情况。这一个趋势不只是我们这些制作电影的人可以享受,所有设计底片、设计摄影机或者设计感光数位的这些厂商,他们老早就想到什么才是对他们最有利的,这一个门槛被打开,任何人都能被摸到机器,其实对摄影机的制造者或是软件的厂商,他们是最大的受益者。

虽然他很多地方还是不够好,但是如果去看他拍的东西,他的领悟力很高,很容易就接收到这种东西,也容易得奖,他在学生时代就一直粘着我跟我聊天,我觉得我也没有特别去教他,可是他会拿我的影片看然后来问我一些问题,有几个会特别像的。一些看起来我感觉特别简单的画面他就会问很多很奇怪的问题,我以为他们应该都懂,但其实对他们来说不容易。

1、徐小凤的沙哑却独具魅力的演唱风格为内地不少歌手所模仿,由于该剧的播出徐小凤的唱片走红于内地,随后更露面于春节联欢晚会唱起了经典《心恋》。

他的事业黄金期由此开始,1985年,他主演了电视剧《薛仁贵征东》,并饰演了薛仁贵。

您在这个行当呆这么长时间,从胶片到数位这些器材不停在发生更新换代,可以预测一下后面这些摄影器材还会发生什么变化,会对作品或者对电影本身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因为中影那边已经到了该走的时候了,那这边我也不晓得学校会不会聘用我,我只能赶快找一个退路,我家也没有什么钱,土地也没有,只有一个小小的杂货店,就回去卖卖杂货卖卖羊肉什么之类的,重新开始(笑)。当导演的想法要更早一点,那时候是原来找我之前拍一些商业类的,琼瑶之类的。

今天一床情书在网上看到一则消息,多年未拍戏的香港影星万梓良近日现身为新电影《今晚打丧尸》拜神,据悉万梓良近年因患上糖尿病,已四年多没拍戏,为了稳定病情,他不得长期服用中药,日子过得很不舒坦。

怎么样去拍呢?就用很多的镜子去反射,然后又送假的血去拍,这个其实就是剧情里边的,剧中剧的故事,我是去了两趟,第一次是去看景,去看景的时候他们这些前置作业大概已经快两年了,但都没有跟我讲过,刚好那个美术布景师是比利时人,他将杜乐丽花园那个场景设计好拿出来,你看我这玻璃都做好了,镜子都做好了。

一个摄影师就是你可能会遇到很多的资本环境,不同的监制,不同的演员,不同的导演,但每一样东西你都要去适应它,有的导演可能需要自己当蒸汽,有的导演需要你当一个冰块,这个时候需要你自己调整这个形态,但是这个形态对你本质没有变,你还是水。

他就问我有没有教学资料,我说有正好有,自己觉得也没什么用就发给他了,然后他拿来就当作当时台湾的教材,又觉得我说可以当老师留下来,之后我就一直到现在专门当老师了。

很多人知道刘嘉玲(听歌)可能都在此剧中。而该剧的主题曲由徐小凤(听歌)演唱的“婚纱背后”也红极一时。

不得不说在当年,刘德华可以成名,万梓良的资助也是脱不了关系的,万梓良当年提携了刘德华不少,还亲自给他配戏。《旺角卡门》里你记得阿华阿娥的浪漫爱情,记得乌绳和阿华的兄弟情深,同时你也肯定记得那个在九龙把阿华打到半死的黑社会小头目,他便是万梓良饰演的Tony。

万梓良和周润发的巅峰对决戏<江湖情>里,每次万梓良和周润发针锋相对的时候,就感觉发哥有点发力不足了,而万梓良把那个小坏蛋演到了极致。

电影其实都一样,主要就是那种不一样嘛,那就要去思考,因为你会看同样内容的东西,会接受这些教育,别人的东西总是可以想一想为什么会这样拍,动作片的拍法、鬼怪片的拍法。

那个地方大概是一米左右,另外那个洞又打两个灯进去打到墙壁上去反射回来,所以就这样,因为它底下有水,有水的话光会反射回来,所以就利用这几种反射的光把它挑出来,因为要拍人有一点点光出来效果很漂亮。

门槛变低或者说没有门槛,并不代表就没有专业的东西了。以前可能是金字塔的形状,但现在不是了,没有门槛以后,所有人都可以很容易地进入到电影这个广场里边去,但是广场上面还有一根竖起来的棍子,所以你要在广场里,想要爬到这么小的一个棍子上反而是更困难。

有人曾经这么说过,在一中香港男星里,恐怕只有周润发才能驾驭的住大背头这个造型。凭借大背头就能盖过发哥风采的就只有万梓良。

在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就会想要学这些方法,如果你是一个很好的厨师的话,其实中餐西餐都会去做,只是说这样很辛苦,需要付出很多努力。

1988年令他夺得金马奖影帝的《大哥大》,他在剧中扮演因失手杀人入狱的农家子弟大头仔,出狱后本想改恶从善,却因见义勇为得罪了黑帮,从而走上打打杀杀的不归路~~;凭借这部电影万梓良获得第25届金马奖最佳男主角奖、第33届亚太影展亚洲杰出演技成就奖。

其实台湾不止是主要关于这类的,有很多早期台湾比如像蔡明亮这样的导演能被接受,很奇怪的,不要说台湾,亚洲很多国家都没有办法接受,但欧洲国家可以接受这样的思维,对不对?

万梓良的演技可以说是达到了游刃有余的地步,演好人温柔敦厚,演坏人让人看得咬牙切齿,给人一种凶恶诡谲,风流倜傥的感受。但万梓良的人品更让人敬佩,生活中他也是个热心肠的人,很喜欢提携新人,周星驰就是因为工作时很用心,才得到了万梓良的提携,后来也就发展得那么顺利!还记得当年周星驰在做儿童节目主持人,万梓良向李修贤推荐了星爷,从此星爷才崭露头角。万梓良和周星驰相继合作了几部作品,《捕风汉子》、《他来自江湖》等。可以说,万梓良真的是周星驰成功路上一个非常重要的人。

他的事业黄金期由此开始,1985年,他主演了电视剧《薛仁贵征东》,并饰演了薛仁贵。1986年,他与郑裕玲、刘嘉玲、吴启华,周海媚、李香琴主演了电视剧《流氓大亨》,成为当时的收视冠军。

万梓良出生于姓胡的家庭,胡姓一家九口因生活困难把婴孩给予姓万夫妇领养,因而改为万姓,与现父母并无血缘关系,自幼在香港居住,属新界原居民。

对,我那个时候是最年轻的,当时从摄影助理到掌机大概要十五年以上到二十年,能够有机会自己掌机,老板愿意把钱拿出来请这个摄影师来展示一下水平。

几乎与周润发同一年出道,如今却如此落魄。就如他所说:“和周润发的时代不会重复了,因为时代不一样,我们的英雄片时代只能成为记忆。”但是,他虽已不在江湖,但江湖中还有他的传说。

但对厂商来讲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挤进来的人比较多,买器材买软件的人够多,拍片的人更多,对他们来讲就是更大的利益。所以对谁都有好处,对大家也好对厂商也好,彼此都有利。这些人被淘汰也没办法,艺术的东西本来就会淘汰很多人。

您在摄影的道路上也经历过不同的阶段,一个好的摄影师的成长体系应该是什么样的?一个摄影师什么时候算是成熟的摄影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