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烏還三日之中,王病已差(chài),王自追念:“悔遣烏往行。”見烏來還,且悲且喜曰:“賴汝不即將兒來,當我恚時必當捶殺,我得其恩,命得生活,而反殺之,逆戾不細。”即悔前後所抂殺者,悉更厚葬,復其家門賜與錢財。思見祇域,欲報其恩,即遣使者,奉迎祇域。祇域雖知王病已差(chài),猶懷餘怖不復欲往。

通过对霞浦摩尼教文献和福寿宫所供神祇的对比考察,可以看出,明教中的道法和巫法(武闾山、瑜伽法坛)因素,系不断比附的添加物,同时,明教门在宗教结社中自成一派,自觉接受本土信仰元素以应世显扬。

郁詶者。佛般泥洹后。长老比丘在迦维罗卫尼俱律树释氏精舍。尔时尊者郁詶。与一释种知旧。时释种病。有二儿各异母。一儿是释家女。一儿是异姓女。释种垂终时。嘱尊者郁詶。阿阇梨。我无常后。是二儿中有爱乐佛法得阿阇梨心者。示是地中藏。命终后。释女儿与恶友相逐不乐佛法。不来受经不乐诵读。时异姓女儿与善友相逐爱乐佛法。来到郁詶所受诵经戒。得长老心。即语。汝父亡时嘱我。儿中有乐法者。可示此藏。即示处。大得金银珍宝。家道富乐。释女儿闻已即白尊者阿难。阿阇梨。此非善非随顺。尊者郁詶。持我父财与异姓母儿。我释家法。释家女儿应继父业。所有财物皆应属我。阿难言。是非法分处我不共法食味食。时罗睺罗来到郁詶所。二人同和上。即语罗睺罗言。莫与尊者阿难同法食味食。问言。何故。具说上因缘。我无事阿难不共我法食味食。罗睺罗我共汝法食味食。阿难闻罗睺罗与郁詶共法食味食。时阿难亦不共罗睺罗法食味食。时有人送食与尊者阿难。阿难语。与世尊子罗睺罗去。如是有送食。与尊者罗睺罗者。罗睺罗言。持与世尊侍者去。如是迦维罗卫国七年中不作布萨自恣。尊者优波离在支提山中住。时释种子往至尊者优波离所。作如是言。阿阇梨。我不善不随顺阿阇梨在世。迦维罗卫是世尊生地。云何七年中不作布萨自恣。唯愿尊者往和合。优波离即来。教诸释种。严饰大堂敷好坐具散华烧香。为饭客比丘。并请尊者阿难。先唤罗睺罗安一屏处。抱一小儿放坐中地。尊者阿难坐已见地小儿。若言取者应语不取。愿尊者与罗睺罗和合者我当取。如是教已。尊者优波离坐已。次尊者阿难坐。诸比丘次第坐讫。时释家女抱孩儿。手捉生酥而[口*數]。放坐中地。儿便啼唤。阿难见已爱念心生。语言。取此小儿。答言。不取。若尊者与罗睺罗和合者当取。不和合者不取。阿难言。此沙门法。非汝俗人事。但抱小儿。答言。不尔。如是至三。阿难言。唤罗睺罗来。来已。尊者优波离语阿难言。如阿难有檀越如是如是。嘱长老。我命终之后。长老如是与有何过失。尊者郁詶亦复如是。阿难云何以是事与世尊子罗睺罗而不和合。如是毗尼竟。是名郁詶。是名毗尼法。

[14]  李玉昆:《泉州民间信仰》,北京:大众文艺出版社,2009年,第299页。

多年来一些红学家四处勘查,寻找《红楼梦》里的大观园原址,有人认定是北京恭王府,也有人断定是南京江南织造府的花园,还有点名袁枚的随园,但很可能大观园只存在曹雪芹的心中,是他的“心园”,他创造的人间“太虚幻境”。大观园是一个隐喻,隐喻我们这个红尘滚滚的人间世,其实我们都在红尘中的大观园里,“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最后宝玉出家,连他几曾流连不舍的大观园,恐怕也只是镜花水月的一个幻境罢了。

祇域曰:「乃南界山中有神妙藥草,去此四千里,王飲藥宜當即得此草,重復服之,故欲乘此象詣往採之,朝去暮還,令藥味相及。」王意大解,皆悉聽(tīnɡ)之。

佛告祇域:“汝本宿命已有弘誓,當成功德何得中止?今應更往,汝已治其外病,我亦當治其內病。”

祇域自念:“我雖作方便求此白象,復不得脫,今當復作方便,何可隨去?”乃謂烏言:“我朝來未食,還必當死,寧可假我須臾(yú),得於山間啖(dàn)果飲水,飽而就死乎!”

王聞大怒曰:「兒子何敢求是五願?促具解之,若不能解,今棒殺汝。汝何敢求我新衣?為欲殺我,便著我衣,詐作我身耶?」

磨麨者。舍卫城只桓精舍。时比丘着入聚落衣。持钵入城次行乞食至一家。见女人蹲地磨麨。衣不覆形。比丘见已即生欲心语。姊妹。我欲食麨。女人即与麨比丘心生疑悔。往问长老比丘。长老比丘言。汝以何心。答言。欲心。即遣使问彼女人。女人答言。我蹲地磨麨。比丘乞麨。我便与之。使还答如上。长老比丘言。解义不解味。偷兰遮。乃至不解义不解味。得越毗尼罪。如是毗尼竟。是名磨麨。

長伍承敕,迎取養護,三日毒歇下絕,烏便歸見王,叩頭自陳曰:“我實愚癡,違負王教,信祇域言,飲食其餘水果,為其所中,下痢三日,始今旦差,自知當死。”

時瓶沙王,喚祇域問言:“拘睒彌長者子病,汝能治不?”答言:“能。”“若能,汝可往治之。”時祇域乘車,詣拘睒彌。

当下四人一处吃酒。尤二姐知局,便邀她母亲说:“我怪怕的,妈同我到那边走走来。”尤老也会意,便真个同她出来,只剩小丫头们。贾珍便和三姐挨肩擦脸,百般轻薄起来。小丫头子们看不过,也都躲了出去,凭他两个自在取乐,不知作些什么勾当。

祇域曰:“王前後殺人甚多,臣下大小各懷恐怖,皆不願王之安隱(wěn),無可信者今共合藥,因我顧(gù)睨(nì)之間,便投毒藥,我所不覺,則非小事。故思惟可信者,恩情無二,唯有母與婦,故敢入見太后王后,與共合藥,當煎十五日乃成故,欲日日入伺候火齊耳。”

粪者。舍卫城只桓精舍。五日一扫除粪秽。时有年少比丘。持粪掷墙外。有病摩诃罗出家。在墙下大小行。粪来镇上。未能得起后粪续至。如是便死。当墙比丘以粪聚高恐盗贼登入。即便除却。见死比丘心生疑悔。往问长老比丘。长老比丘言。汝以何心除粪。答言。不看。长老比丘言。若不看掷粪者。得越毗尼罪。如是毗尼竟。是名粪。

《红楼梦》的中心主题是贾府的兴衰,也就是大观园的枯荣,最后指向人世的沧桑、无常,“浮生若梦”的佛道思想。大观园鼎盛的一刻在第40回,贾太君两宴大观园的家宴上,刘姥姥这位土地神仙把人间欢乐带进了贾府,她在宴会上把贾府上下逗得欢天喜地,乐得人仰马翻,那一段描写各人的笑态,是《红楼梦》最精彩的片段,整个大观园都充满了太平盛世的笑声。第108回:“强欢笑蘅芜庆生辰,死缠绵潇湘闻鬼哭”,此时贾府已被抄家,黛玉泪尽人亡,贾府人丁死的死,散的散。贾母为了补偿宝钗仓促成婚所受的委屈,替宝钗举行一场生日宴,可是宴上大家各怀心思,强颜欢笑,鼓不起劲来;一场尴尬的宴席,充分暴露了贾府的颓势败象,宝玉独自进到大观园中,“只见满目凄凉”,几个月不到,大观园已“瞬息荒凉”,宝玉经过潇湘馆,闻有哭声,是黛玉的鬼魂在哭泣,于是宝玉大恸。荒凉颓废的大观园里,这时只剩下林黛玉的孤魂,夜夜哭泣。曹雪芹以两场家宴,用强烈的对比手法说尽了贾府及大观园的繁盛与衰落,一笑一哭,大观园由人间仙境沉沦为幽魂鬼域。

於是祇域煎煉醍醐,十五日成,化如清水,凡得五升,便與太后王后俱捧藥出,白王:“可服,願被白象預置殿前。”王即聽之。

佛夷瑟德乌卢诜者,本国梵音也,译云光明使者,又号具智法王,亦谓摩尼光佛,即我光明大慧无上医王应化法身之异号也。当欲出世,二耀降灵,分光三体;大慈愍故,应敌魔军。亲受明尊清净教命,然后化诞,故云光明使者;精真洞慧,坚疑克辩,故曰具智法王;虚应灵圣,觉观究竟,故号摩尼光佛。光明所以彻内外,大慧所以极人天,无上所以位高尊,医王所以布法药。则老君托孕,太阳流其晶;释迦受胎,日轮叶为象。资灵本本,三圣亦何殊?成性存存,一贯皆悟道。[29]

对于日本传统美,郁达夫先生将其归结为和歌、建筑庭院、佛社塔寺、茶道、花道等,这些都是日本传统美的形式而不是内蕴。“美”在这里应是审美之意,应该是日本传统审美的倾向。因此,从《源氏物语》中最为明显的方面来解释日本传统美的意义。和歌的“物哀”之美、自然环境描写中的“自然即美”观念和在日本文化的“好色”传统之美。

黄大王是明末出现在民间的黄河神,原名黄守才(1603~1664),河南偃师县王家庄人。相传,黄大王出生时,祥云来降,芳香氤氲,世人有“河神生,黄王降”之谣。[17] 另,清代俞正燮曾为黄大王立传,言其有行船护航、治河退水之能。[18]

祇域曰:「一者、願得王甲藏中新衣未歷(lì)軀者與我;二者、願得令我獨自出入門無呵者;三者、願得日日獨入見太后及王后,莫得禁呵我;四者、願王飲藥當一仰令盡,莫得中息;五者、願得王八千里白象,與我乘之。」

障碍不障碍法者。佛住舍卫城。广说如上。尔时尊者难陀优波难陀。游行诸国还只桓精舍。着入聚落衣入舍卫城。至喜悦优婆夷家。优婆夷见已言。善来阿阇梨。何乃希现即请令坐。头面礼足却住一面。共相问讯已。比丘言。优婆夷。我希行。与我作何等好饮食。优婆夷答言。从阿阇梨教。前食后食若饼若肉。随所须当办。即请言。尊者明日受我食。愿时早来。即便受请。其家明日作种种饮食。敷座而待。时比丘多事因缘忘不来赴。日时已过。食可停者留。不可停者便取食之。如是二日三日待不来已便取尽食。至第四日方来。优婆夷见已心不悦。作是言。阿阇梨。云何受我请而不来。诸比丘闻已。以是因缘具白世尊。佛言。唤难陀优波难陀来。来已。佛言。是喜悦优婆夷。于佛比丘僧都无爱惜。何故于中娆乱。汝云何一向受请。不开障碍因缘。障碍因缘法者。若有人言。尊者明日受我请前食。若须者应言尔。彼复言。尊者。必当来。应言。中间无障碍当来如是。后食一切请亦如是。若比丘安居竟去时檀越言。尊者。后更来。若欲来者答言尔檀越复言。尊者。其必当来。应语。若中间无障碍当来。若言阿阇梨礼塔。不得语言中间无障碍。应语当礼。若言尊者为我礼塔。应语言若忆当礼。若言尊者礼长老比丘。不得言无障碍。应语当礼。若言尊者为我礼长老比丘。应语若忆当礼。若言尊者受经诵经持戒坐禅。不得语中间无障碍。当受诵经。应语我为是故出家。若言学须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果。不得语中间无障碍当学。应语我为是故出家。是中应作障碍而不作。不应作而作。俱越毗尼罪。是名障碍不障碍法。

“又昔雖供養比丘尼,然其作豪富家兒,言語嬌溢,時時或戲笑比丘尼曰‘諸道人於邑日久,必當欲嫁。迫有我等供養撿押,不得放恣情意耳。’故今者受此餘殃,雖日讚經道,虛被婬謗。此五百弟子,時亦并力相助供養同心歡喜,今故會生,果復相隨。

“因为欲的缘故,以欲为根源,所以,国家与国家共诤;族群与族群共诤;家庭与家庭共诤;母子、父子、兄弟、姊妹都不免共诤,乃至因共诤而引起征战与残酷的杀戮。”

对于一些青年读者反映《红楼梦》刚开始难读的问题,白先勇建议沉下心、仔细品味:“一开始一大堆人物登场、又是姑表又是姨表,让人连人物关系都搞不清楚,当时中国的宗法社会和现在的家庭制度不同,确实是个障碍,需要读者有耐心、慢慢看。”

【论小说的人物塑造】说起小说中的character,有两种人物。一种是周圆人物,round character,有各种方方面面的,真的人都是round character,因为每个人都有很多面,不可能只有一面;还有一种叫flat character,只有出现一下,只有那一面的出现。如果都是round character 复杂得不得了,次要人物也是写得很周全,就不对了,如果完全是flat character 也不行。让round character和flat character 配合起来,是小说家的运用。

《红楼梦》是一本天书,有解说不尽的玄机,有探索不完的秘密。自从两百多年前《红楼梦》问世以来,关于这本书的研究、批评、考据、索隐,林林总总,汗牛充栋,兴起所谓“红学”、“曹学”,各种理论、学派应运而生,一时风起云涌,波澜壮阔,至今方兴未艾,大概没有一本文学作品,会引起这么多人如此热切的关注与投入。但《红楼梦》一书内容何其复杂丰富,其版本、作者又问题多多,任何一家之言,恐怕都难下断论。

人物塑造是《红楼梦》小说艺术最成功的地方,无论主要、次要人物,无一不个性鲜明,举止言谈,莫不恰如其分。例如秦钟,这是一个次要角色,出场甚短,但对宝玉意义非凡。宝玉认为“男人是泥做的”,“浊臭逼人”,尤其厌恶一心讲究文章经济、追求功名利禄的男人,如贾雨村之流,连与他形貌相似而心性不同的甄宝玉,他也斥之为“禄蠹”。但秦钟是《红楼梦》中极少数受宝玉珍惜的男性角色,两人气味相投,惺惺相惜,同进同出,关系亲密。秦钟夭折,宝玉奔往探视,“庚辰本”中秦钟临终竟留给宝玉这一段话:

二年学者。满十八岁女欲于如来法律中受具足者。和上尼应供给所须与。白僧料理。尼众中能作羯磨人。应作是说。阿梨耶僧听。十八岁女某甲。欲于如来法律中受具足。若僧时到。僧某甲欲从僧乞二岁学戒。诸阿梨耶听。某甲欲从僧乞二岁学戒。僧忍默然故。是事如是持。此女人入僧中。应一一头面礼僧足。礼僧足已胡跪合掌。教作如是言。阿梨耶僧忆念。我满十八岁女某甲。欲于如来法律中受具足。我今从僧乞二岁学戒。唯愿阿梨耶僧怜愍故。与我二岁学戒。如是三说。尼羯磨师应作是说。阿梨耶僧听。某甲女年满十八已。从僧乞二岁学戒。若僧时到。僧与某甲二岁学戒。白如是。阿梨耶僧听。某甲女年满十八已。从僧乞二岁学戒。僧今与某甲二岁学戒。阿梨耶僧忍与某甲二岁学戒和上尼某甲者默然。若不忍便说。第一羯磨竟。第二第三亦如是说。僧已与某甲二岁学戒竟。僧忍默然故。是事如是持。是式叉摩尼得二岁学戒已。应随顺行十八事。何等十八。一切大比丘尼下。一切沙弥尼上。于式叉摩尼不净。于大尼净。于大尼不净。于式叉摩尼亦不净。大尼得与式叉摩尼三宿。式叉摩尼得与沙弥尼三宿。式叉摩尼得与大尼授食。除火净五生种取金银及钱。自从沙弥尼受食。尼不得向说波罗夷乃至越毗尼罪。得语不淫不盗不杀不妄语如是等。式叉摩尼。至布萨自恣日入僧中。胡跪合掌作如是言。阿梨耶僧。我某甲清净。僧忆念持。如是三说而去。后四波罗夷犯者。更从始学十九僧伽婆尸沙已下。若一一犯。随所犯作突吉罗悔。若破五戒。随犯日数更学。何等五。非时食。停食食。捉钱金银。饮酒。着华香。是名十八事。是式叉摩尼二岁学戒满已。欲于如来法律中受具足者。和上尼应白僧乞畜弟子羯磨。尼羯磨师应作是说。阿梨耶僧听。某甲式叉摩尼二岁学戒满二十欲于如来法律中受具足。若僧时到。僧和上尼某甲欲从僧乞畜弟子羯磨。阿梨耶僧听。某甲欲从僧乞畜众羯磨。僧忍默然故。是事如是持。和上尼应胡跪合掌作如是言。阿梨耶僧忆念。是式叉摩尼二岁学戒满二十欲受具足。我某甲今从僧乞畜弟子羯磨。唯愿僧与我畜弟子羯磨。如是至三。羯磨人应作是说。阿梨耶僧听。某甲式叉摩尼。二岁学戒已满二十欲于如来法律中受具足。尼某甲已从僧中乞畜弟子羯磨。若僧时到。僧与尼某甲畜弟子羯磨。白如是。阿梨耶僧听。某甲式叉摩尼。二岁学戒已满。二十欲于如来法律中受具足。尼某甲已从僧乞畜弟子羯磨。僧今与尼某甲畜弟子羯磨。诸阿梨耶忍与尼某甲畜弟子羯磨者默然。若不忍便说。是第一羯磨。第二第三亦如是说。僧已忍与尼某甲畜弟子羯磨竟。僧忍默然故是事如是持。是式叉摩尼二岁学戒已满。二十欲于如来法律中受具足者。入僧中先头面礼僧足。礼僧足已先请和上尼。胡跪合掌作如是言。尊忆念。我某甲从尊乞求和上。尊为我作和上。与我受具足。如是至三。和上尼应语发喜心弟子言。我顶戴持和上尼已。先与求衣钵。与求众。与求二戒师。与求空静处教师。推与众僧。羯磨师应作是说。此中谁能与某甲空静处作教师。答言我能。羯磨师应作是说。阿梨耶僧听。某甲从某甲受具足。若僧时到。僧某甲和上尼某甲某甲。能空静处作教师。诸阿梨耶僧听。某甲和上尼某甲某甲空静处作教师。僧忍默然故。是事如是持。教师应将欲受具足人离众不近不远。教有二种若略若广。云何是略众僧中当问。汝有当言有。无当言无。云何是广。善女听。今是至诚时。是实语时。于诸天世间天魔诸梵沙门婆罗门诸天世人阿修罗若不实者。便于中欺诳。亦复于如来应供正遍知声闻尼众中欺诳。此是大罪。今当问汝。有者言有。无者言无父母夫主在不。若言在应问。父母夫主听不。求和上尼未。五衣钵具不。学戒二岁满不。作畜众羯磨未。汝字何等。答言字某。和上尼字谁。答言字某。汝不杀父母不。不杀阿罗汉不。不破僧不。不恶心出佛身血不(佛久已涅槃而故依旧文)不坏比丘净戒不。非贼盗住不。非越济人不。不自出家不。本曾受具足不。若言曾受。应语去不得受具足。若言不者应问汝非婢不。非养女不。不负人债不。非兵妇不。非阴谋王家不。汝是女不。非石女不。非烂堕不。非二道通不。非破不。不无乳不。非一乳不。非常血病不。非无血不。非一月常血不。非不能女不。汝无如是种种诸病着身不。癣疥黄烂癞病痈痤痔病不。禁黄病疟病謦欬消尽癫狂热病风肿水肿腹肿如是种种。更有余病着身不。答言无。教师来入僧中白言。某甲问已讫。自说清净无遮法。羯磨师应作是说。阿梨耶僧听。某甲从某甲受具足。某甲已空静处教问讫。若僧时到。僧某甲和上尼某甲听入僧中。阿梨耶僧听。某甲和上尼某甲听入僧中。僧忍默然故。是事如是持。此人入僧中。一一头面礼僧足。在戒师前胡跪合掌授与衣钵。此钵多罗应量受用乞食器我受持。如是三说。此是僧伽梨。此是郁多罗僧。此是安陀会。此是覆肩衣。此是雨衣。此是我五衣。此五衣尽寿不离宿受持。如是三说。羯磨师应作是说。阿梨耶僧听。某甲从某甲受具足。某甲已空静处教问讫。若僧时到。僧某甲和上尼某甲。欲从僧乞受具足。诸阿梨耶听。某甲和上尼。某甲欲从僧乞受具足。僧忍默然故是事如是持。

说起京都,很多人会跟我一样想起川端康成的《古都》。川端康成一直都致力于日本民族的精神探索,他的作品常常饱含着对日本古典美的怀念与追求,《雪国》讲得是岛村与艺伎驹子发生在雪国的情与爱,《古都》写得是千重子与苗子姐妹之间的悲欢离合,以及古都中的人们对旧事物的依恋,而《千纸鹤》讲述得却是三谷菊治与太田夫人以及夫人女儿文子之间爱恨纠葛。

又㮈女生既奇異,長又聰明,從父學問,博知經道,星曆諸術,殊勝於父,加達聲樂,音如梵天。諸迦羅越及梵志家女,合五百人皆往從學,以為大師。㮈女常從五百弟子,讚授經術,或相與遊戲園池,及作音樂。國人不解其故,便生譏謗,呼為婬女,五百弟子皆號婬黨。

【《红楼梦》的地位】《红楼梦》是中国文学最伟大的小说,如果说文学是一个民族心灵最深刻的投射,那么《红楼梦》在我们民族心灵构成中,应该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十九世纪以前,放眼世界各国的小说,似乎还没有一部能超越过《红楼梦》,即使在二十一世纪,在我阅读的范围内,要我选择五本世界最杰出的小说,我一定会包括《红楼梦》,可能还列在很前面。

祇域則過墟(xū)聚,語長伍曰:「此是國王使,今忽得病,汝等急往,舁(yú)取歸(ɡuī)家,好養護之,厚其床席,給與糜粥,慎莫令死,死者王滅汝國。」語畢便去,遂歸本國。

舞妓正装时需要用特殊的化妆“抹白”(白塗り),后颈处涂抹出两撇(“二足)或三撇(三足)尖角,称“襟足”。过去剧场照明用的是蜡烛,比较昏暗,那种光线下的襟足模样让脖子看上去更加修长。和服的衣领比西式上衣敞开度大很多,单从美的展现意义上,和服衣领与舞妓的后脖颈化妆相得益彰,“天鹅颈”的完成度相当高。有种解释是日本女人胸部小,故而把大家的注意力转移至后脖颈的色气。英国的媒体有不少论文非常顽固地认为这种化妆隐喻女性性器(比如,Desmond Morris:TheNaked Woman: A Study Of The Female Body),祇园的人们非常明确地表示这种说法“子虚乌有”。

相传土家族的两位族长之间有了恩怨,为了民族的生存和发展,两人决定尽释前嫌,于是共饮一碗酒,以示今后的友谊与和谐,饮过之后,将碗摔碎,以泯恩仇,显示了二人的肚量和豪气。在恩施摔碗酒也叫“biang当酒”。三五好友碰上了,说:“走,喝biang当酒去!”“矮桌子,柳木椅,冒辣泡的腊蹄子火锅,少不了合渣、蕨粑、熏干子、腊肉,还得有几碟泡黄豆、泡辣椒、腌韭菜、萝卜皮、豆豉、凉拌择耳根......”

長者婦問言:“醫形貌何似?”答言:“是年少。”彼自念言:“老宿諸醫治亦不差(chài),況復年少?”即敕守門人語言:“我今不須醫。”

创刊于1980年的《小说月报》一路上的点点滴滴进步皆得益于广大读者的关爱。为了以更丰富的内容、更精美的形式服务读者,诚邀读者对本刊的内容与形式进行评点,您对刊物有何意见与建议,欢迎联系编辑部邮箱xsybtj@126.com或通过小说月报微信平台留言。期待您发出自己的声音。

到日過中,王噫(ài)氣出聞醍醐臭(xiù),便更大怒曰:「小兒敢以醍醐中我,怪兒所以求我白象,正欲叛去?」

《三教源流搜神大全》所描绘的赵公明的形象为头戴铁冠手执铁鞭,面黑而多须,跨虎。[16] 这正是后世所供武财神赵公元帅的典型形象。民间所供赵公明财神像也大概如此,同时周围常绘有聚宝盆、大元宝、宝珠、珊瑚之类,寓意财源广进。福寿宫所供赵大王亦符合此形象特征。

王曰:“若是男兒,當以還我;若是女兒,便以與汝。”王則脫手金鐶(huán)之印,以付㮈女,以是為信。便出語群臣言:“我已得㮈女與一宿,亦無奇異,故如凡人,故不取耳。”瓶沙軍中皆稱萬歲,曰:“我王已得㮈女。”六王聞之便各還去。